原标题:支付行从现金时代到经历银行卡时代和移动支付时代创新的时代刷脸支付时代

  2019年蚂蚁的“蜻蜓”、微信的“青蛙”开启刷脸支付热潮。至此支付行业经历银行卡时代和移动支付时代后,进入生物支付时代。生物支付就是利用人的生物特性如:指纹、脸、静脉、虹膜、声纹等生物特性代替传统的密码支

  付模式,实现在支付场景下的应用,生物识别在其他领域应用已久,2019年互联网巨头公司纷纷发布自己的刷脸支付产品,从而引发了生物支付时代的到来,下面笔者将以支付宝的刷脸支付为例简单谈谈理解和认识。

  生物识别技术并不是新兴产物,大家接触过最多的就是公司的人脸考勤系统,其次是在航空、社保、银行、车站等领域的身份核查系统,主要为两种模式:

  1、机器读取身份证信息,云端解码身份证照片,人在闸机设备摄像头处拍照,与身份证读取的照片进行比对从而达到核验的效果。

  2、通过小型本地人脸数据库比对,主要是集中在保险VIP客户接待、银行VIP客户接待或者公司门禁开锁、签到等应用场景。通过摄像设备识别人脸,在人脸数据库中进行比对,核查身份并索引相关信息。这种应用与我们文中提到的人脸支付有一定的相似点,体验上也大体相同。

  刷脸支付是2013年由芬兰公司首次推出的创新型支付技术,我国大面积使用是在2017年iPhone X推出了刷脸解锁和刷脸支付以后,正式进入我们的视野。刷脸支付是应用了AI技术+云服务技术+双摄像头3D结构光生物识别技术相互结合所形成的技术应用,下图是笔者整理的生物支付的架构图仅供参考。

  2、通讯基础:云平台的承载能力越来越强,4G加WIFI的优良通讯环境让云SaaS成为可能,为刷脸支付提供平台和通讯。

  3、数据基础:公安二代身份证数据库的搭建,为刷脸支付提供了数据库的基础。

  4、市场认识基础:生物识别是指指纹、声纹、静脉、脸、虹膜等生物特性作为区别的主要依据手段,经过指纹支付后,人们对生物支付认同并接受。

  所以刷脸支付是建立在长达几年的技术积累和市场认可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产品,并非一蹴而就。

  支付宝刷脸支付是以人脸作为支付宝账号和PIN的结合标识,通过手机号码后几位数索引出支付宝数据库中支付宝人脸信息,与消费者人脸信息进行比对,实现刷脸支付。

  1、2015年南京石基背靠阿里收购富基融通、北京长益、入股深圳万国思迅和科传控股,2017年阿里子公司收购南京石基38%股权,实现控股,基本建立了中国零售信息系统的行业领导地位,占比超过70%左右;

  刷脸支付是整合了整个线上线下的渠道,并非只是发布“蜻蜓”硬件产品这么简单。

  2019年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万亿,移动支付的基本格局是微信、支付宝“双雄”占据天下,“云闪付APP”占有一席的位置,但是体量上还是没办法和“双雄”抗衡。支付宝推广刷脸支付,笔者分析可能有如下原因:

  2、“云闪付APP”联合银行及众家支付机构逐渐蚕食市场份额,特别是2018年在垂直公交领域一统江湖,支付宝痛失大部分公交领域市场。

  3、刷脸支付更符合支付宝一直做生态的理念,现在的智能POS和其他收单工具都是只是个收款工具,并没有智能的效果,难以实现支付宝数字商业的理念。

  综合上述原因可以看出,首先阿里有打造自己闭合生态的需求,同时投资产业上下游公司,以此为依托整合支付行业,在目前支付设备无法满足其需求的条件下,“蜻蜓”应运而生。所以刷脸支付是支付领域的一次升级改造,也是垂直领域的深度整合的过程。

  银行卡支付、移动支付和刷脸支付都是现在的主流产品,是支付市场的互补产品,并不会是谁替代谁的出现。刷脸支付相对移动支付和银行卡支付在垂直领域的优势:

  1、移动支付和银行卡支付没有办法确定使用者到底是谁,因为可以和家人等共同使用。刷脸支付可以确定消费实体是谁,定位到具体人确定数据标签。

  3、刷脸支付的体验性更好(虽然现在还需要用手机号检索),市场接受度强,并且随着未来人力结构改变,收银员这个职业可能越来越稀少成本更高,提前使用无人收款是为未来布局。

  4、可以为商家提供更多的商业数据,让商家除了使用支付外,可以得到商业数据便于经营,类似淘宝的“作战参谋”和“直通车”。

  2019年是刷脸支付元年,兴起的技术一定会给支付市场带来不同的冲击力量,下面笔者从几方面谈谈理解。

  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是传统支付的参与者,也是支付市场的第一梯队,掌握着市场上大部分商户,但是限于自身体量和技术情况,不可能完全接受支付宝的刷脸支付方案,沦为给支付宝打工。所以这一梯队会拥抱银联,使用银联的刷脸方案。市场反应会出现试点项目,实际情况是采用暂缓方案,一方面等待银联的方案成熟,另一方面也是看市场接受程度和风险情况。

  ISV和代理商都有自己的开发和聚合团队,将会成为市场的主要推动者,会根据支付宝的推广政策及时调整方向,积极推广代理,并且会投入人力研究如何聚合刷脸方案,不会是单一的刷脸,一定是刷脸和移动支付的聚合产品,聚合后客户使用系统在ISV和代理商手中,拥有客户完整信息,拥有市场主动权。

  设备厂商作为刷脸支付参与者之一,但定位尴尬。支付宝的首轮推广大部分厂商并没有研发完成,无法参与。虽然现在主流的设备厂商都已完成刷脸支付设备的研发工作,但由于错过了支付宝的市场需求,而其他市场参与者还在观望,所以需求量少,难以满足批量生产可能。目前,支付宝已经有自己的指定工厂,其他厂商想进入必须购买支付宝指定的摄像头产品并根据其SDK开发联调。所以,设备厂商会在自己原有渠道(银行、第三方支付)开始推广,主要目的是宣传自己有能力开发并且具有此类设备,同时拥抱银联方案和未来的安全检测方案。

  互联网公司做刷脸支付比较容易,因为自身具有强大的开发团队在AI领域已经有深入的研究,关键是对支付逻辑的了解。所以对于互联网公司会自行开发刷脸支付产品,但对于互联网公司轻资产的理念,投入设备并不一定是必然选择,可能寻找传统收单机构联合推广,或者试水推广,主要可能以尝试为主。

  刷脸支付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狼来了的故事,他是科技和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的产物,刷脸支付并不能完全替代移动支付和银行卡支付,是支付市场的补充产品。笔者认为刷脸支付的目标客群是餐饮与百货类客户,店面面积100平以上,具有一定规模的中型或者大型餐饮百货类,连锁性企业或者类似企业在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移动物联网卡查询平台有哪些功能